流行性感冒

我是一个只在深夜活动的高三单身狗

孟鹤堂老师生日快乐🎂
希望你能够开心😄
也希望你和九良越来越好
继续弘扬“正能量”相声

“说相声为了弘扬传统文化”
“........对”
“那你说相声为了什么啊”
“挣钱!!”
“挣到钱了吗”
“没有”
“那怎么办啊”
“弘扬传统文化!”

鹤然立于笑堂上,周身良人伴身旁。

《别怂,你和他在一起啊》 下 龙龄

  『看惯了爱情里的将就,但是要是别人将就一下我,我不介意。(笑)』


  



  自从张九龄跟王九龙表白已经过去3个月了,在这期间特别反常,王九龙跟张九龄越来越亲密了,是因为自责吗?是因为放下了吗?

            张九龄到还是一幅大师兄的样子,

           “九龄,你还好吗?”孟鹤堂问道。

           “hai,还以为什么事呢?没事,早就过去了,这不是挺好 的吗,我靠,白儿子,我又中枪了。”张九龄边打游戏边说。

            “儿子,等着爸爸去扶你。”王九龙从语音里说。

            其实王九龙听见孟鹤堂说的话了,只是当做没听见,因为重新提起来对谁都不好。

           




           再后来,在后台更衣室里,王九龙在换衣服,新做的红色大褂,把他衬的更白了,他回头,看见张九龄在熨大褂。

           “师哥,快演出了,赶紧穿上啊。你看新做的大褂好看吗?”王九龙开心的在原地转圈圈。

          “这大褂把你衬的太白了,本来就tmd像大白塔,滚滚滚,都给我显黑了。

             王九龙看见张九龄的眼睛里没有当时的闪光了,耳朵上也没有当时的红晕了。王九龙感到欣喜又有一些莫名的失望。

             




      今天粉丝上货送了好多的吃的,王九龙看着案台上的奶茶,不住出了神,以前,张九龄总是给他带一杯奶茶,在王九龙减肥的时候总是馋他。

        “诶呦,什么男友力,现在男朋友总是说换就换。”张九龄在台上说到。

          “你说是不是,白儿子。”张九龄看他心不在焉,便拿胳臂碰了碰王九龙。

           “对,诶,你叫谁儿子呢,给你皮的。”王九龙往后一推,薅头发就把张九龄推到后面的板上,一米九三的个子把人往后一圈,王九龙看着他瘦小的在角落,他不争气的心动了。靠

          观众在台下,笑成一片。

           “差不多得了,该回去了”张九龄轻声说。

           “哦。”

        『差点忘了,台上哪有什么是真的。』

           两人微笑的回到桌子前面,接着表演。






 



  这天在后台,因为晚上还有演出,所有人点了外卖,waiting......

                “不行憋死我了,爷要去尿尿了”张九龄提着裤子就往卫生间跑,还顺手把之前买的鞋给藏起来了,所有人哈哈大笑。门铃响了,所有人都去取外卖了。

                “叮铃”张九龄的手机响了。

                 王九龙漂了一眼。

              『亲爱的晚上来接你,演出结束给我打电话。』

               备注写着   猪猪女孩

              “有对象了啊,真好。”王九龙说到。

       张九龄从厕所里出来,把鞋放在桌子上,看了眼手机,拿起来,跟所有人小声说了一声抱歉 ,就打电话去了。笑容里尽是甜蜜。


   

          『敢爱敢恨张九龄』

     




         王九龙,感觉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因为就在刚才,他心痛了,他明白了,他爱他。但因为世俗他不能和我在一起,那他也不能属于任何人。『在爱情里,谁都有点自私。』

      





          “老大,有女朋友了?”王九龙小心的问道。

           “hai,这两天刚处上的,有点粘人。”

           “有照片吗,我看看呗。”

           “行,你看吧。”张九龄把照片翻出来,给他看,便开始吃外卖了。

            王九龙看着两人亲密的合影,心里有一点酸水涌上来,他马上退出来,点进通讯录,把九龄女朋友的电话号记了下来,又退了出去。

             “行,还你,长得还行吧。”

             “哈哈哈,你就是嫉妒”张九龄拿回手机。

               “你说我嫉妒的是谁啊?”王九龙心想。

王九龙思考中没看见张九龄看向他的眼神。







            次日,张九龄女朋友就接到了来自王九龙的电话,说是张九龄有东西要给她,让自己转送一下,一片树叶掉下来落在她的头发上,王九龙摘了下去,女生脸红一片。

             张九龄接到了王九龙的电话,说是要请吃饭,也不知道,是怎的,什么重大节日吗?等张九龄下了车,就看见马路对面王九龙在摸她女朋友的头发,他看了一眼手表,中午12点29分,他缓了一下,跑向他们。

             “!!!哐!!!”

            一声巨响,一声刹车,一个人躺在路中间,血像蝴蝶一样飞过了王九龙的眼前,王九龙知道,自己tmd算计大发了。

            





        “快,快快,快打120”王九龙奔向张九龄,抱住他,用自己的衣服试图给他止血。

            不一会救护车来了,医生护士把张九龄抬上车,王九龙也要上车。

             “你是什么人啊?”医生问到

             “我俩是搭档,你快带他走!!‘’王九龙喊到

             他太怕失去张九龄了,九龄女朋友和王九龙都上了车。

             张九龄被送到抢救室,王九龙和九龄女朋友在门外等着。

              “那个 ,家属过来签个单。”医生说。

              “我来。”   两个人同时说到。

              “我来吧,我跟他认识的久,我是他搭档。”

               “我是他女朋友”

               “靠,那能怎么样?”王九龙抢过笔,签上了名字。女朋友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能陪他一辈子吗?我能。

  


      

     


            九龄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的病房,这段期间,王九龙一直在照顾他,给他买粥,喂他喝水 ,很美好,如果张九龄要是醒着就更好了。

               “元儿,五天了,该醒了。”

               “你看看你嘴唇又干了,该涂润唇膏了。”

               “当时在手术单上签的是我的名字。”

               “你现在归我负责。”

               “你女朋友也没怎么来看你。”

               “还是我靠谱吧。”

               “指甲也该剪了,太长了不好看。”

               “我会把你照顾的好好的。”

               “等你醒了,我就带你去撸串,把当年的夜宵都补回来。”

               “你能在跟我说一遍在一起吗?”

 



        王九龙握着张九龄得手,有一句没一句得说着,慢慢的眼泪就留了出来。跟傻子一样。

             过了几天,一天早上张九龄醒了,医院外面的梨花也开了,张九龄看着窗外的梨花 ,一句话也没说,王九龙一开门,就看见张九龄坐在床上,冲着王九龙笑,仿佛以前事什么都没发生过。

       王九龙站在门口,没敢走向前,他怕这是一个梦,一个一拥抱就散的梦。毕竟他已经经历太多次了。

          “爸爸,愿意和白儿子在一起吗?”王九龙没有等到答案,这回话终于掉在了地上没有捡起。

         “我饿了。”张九龄说到

         “诶,我这就给你去买粥,你等我。”王九龙说

 


    




       张九龄拿起手机给打开支付宝转账给了一个叫猪猪女孩的人,又给一个男人打电话。

             “我醒了,比预想的早几天,干的不错,我明个儿把剩下的钱给你,你正好把你那个橦了我的倒霉车卖了。”

             “老板你可真狠,花钱橦自己。”

             “什么狠不狠的,不说了,别联系我了。”张九龄把通话记录删了。

        这时,王九龙进来了,露出他那旺仔的笑容。

        “元儿,给谁打电话呢?”

        “哦,一个朋友,告诉他我醒了的好消息。”

        “哦哦,来吧,吃饭吧。”

        “大南,我这个月没钱了。”

        “hai,我还以为什么事,我养你啊。

        “嗯。”

 





  


『爱情里多多少少都是掺杂着小阴谋的,每个人都有私心,不是吗?就像偶遇,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偶遇,只有刻意。


   


         


《 别怂,你和他在一起啊》 上 龙龄 微良堂

       

   

『这年头,就数感情最不值钱,还要付出代价,可还是有人愿
意要,真tm傻。』

   

                   ‘本次演出到此结束,欢迎大家下次再来。’

主持人揉了揉那绝美妆容得脸,一个星期连演20场,真是够了。

王九龙张九龄鞠躬下了后台,台上的张九龄开着玩笑装的满不在乎,但说着比谁都掏心窝子的话,台下的张九龄满脸真诚,说着完美的假话,因为什么?

 

         『  挺傻的,因为张九龄喜欢王九龙。但是张九龄还是个怂人。』

     

            ‘儿子,请你吃夜宵,走吗?’张九龄玩着手机,刷着微博,漫不经心的说。其实他心里比谁都紧张。而话仿佛掉在了地上,半天才被人捡起来。

          ‘老大,我不吃了,减肥了,咱要对得起自己的承诺,是吧!?’王九龙在柜子前面正在换自己的大褂。

       张九龄时不时瞟了一眼王九龙,减肥是真有效果,原来白花花的肉,现在就剩下白花花的腱子肉了,王九龙感觉有人看他,一回头,只看见了红了耳朵的张九龄,他默默的转过头,什么也没说,没有嘴贫,没有玩笑,只是快速换完了衣服,就要出去了。

           ‘那个我回家了,明天见。’

            ‘再.........。’张九龄刚说了一个字,王九龙就把门关上了。把张九龄关在了门内,而王九龙在门外。仿佛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出了德云社的门,王九龙走在街上,今天可真有点冷,什么邪门儿的天儿啊?cei了一下口水,从口袋里拿出来手机,

     

          ‘喂?九良,出来撸串不,就还是那个摊子,快点,真tm冷。’

         王九龙抓紧几步走,大长腿在街上紧赶,路上的人以为跟女朋友约会迟到了呢,其实只是去撸串而已。

        

        

            到了这个摊位,老板看见他,上前招呼着

      

              ‘呦,这有一段时间没看见你了,总跟你来的那个小黑小子呢?’

       

                ‘别废话,先给我来30串羊肉串,再来五个烤鸡翅。’

       

                ‘得得得,这都什么脾气啊?马上来。’

  

     没过一会,菜就上来了,就好像商量好的一样,人也来了。

   

                 ‘’不是,我带你吃饭,你把他叫来干啥?这冷的天你再给他冻坏了。‘’

       

           王九龙指着躲在周九良身后的孟鹤堂说到。周九良和孟鹤堂在一起三个月了,现在这处于如胶似漆的时候。

        

                 ‘这不是他没吃饭吗,非要跟来。’

        

                  这饭就算是吃上了。

       

              看着满脸黑的王九龙,周九良说道,

       

 

              ‘你不是减肥吗?怎么还找我吃饭啊?’

     

              ‘就想吃,凭心情。’王九龙满不在乎的说。

    

                ‘呵,减肥说放弃就放弃,这么决绝,怎么在张九龄那,就跟个哑巴一样。’孟鹤堂接了一嘴,他并不是不喜欢王九龙,只是替张九龄不公。

       

         『张九龄喜欢王九龙三年了,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了,王九龙其实也知道,只是不说。』

‘            你也别这么说楠,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

          

              周九良喂孟鹤堂吃东西,想要堵上他那刻薄的小嘴。 看见周九良喂孟鹤堂,心里有点滋味儿,当年孟鹤堂和周九良在一起,经过了多少反对和恶毒的话,最后都挺过来了。

  

       ‘靠,不吃了,吃个饭还要看你们秀恩爱。’

           王九龙把手上的签子拍到桌子上。付了钱,便走了。

       

           走的路上王九龙接到了一个电话,看了一眼,上面写的张九龄师兄。

      

      此时的张九龄正在回家的路上,他知道,他该有个结果了,拿出手机要个王九龙打电话,点开通讯录,点了那个写着『白儿子』的字。

            ‘喂.........’

            ‘喂。’

            ‘王九龙......在干嘛呢?’

            ‘师兄,我正在回家的路上呢。’

            ‘跟你说个事。’

            ‘我有点累了,明天再说吧。

           王九龙好像知道是什么事。

           ‘白儿子,爸爸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

           台上说太多次深情的我爱你,都比不过这次的一句话,因为它是我掏心窝子的话。

            ‘爸爸,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那....就算了,明天早点起来,对个节目,我挂了。’

             ‘行,那再.........’

             我们的“再见‘’都没有说出口,不是吗?

              ‘嘟嘟嘟嘟~~’

路边的张九龄,手拿着手机,蹲在地上,他感觉上面的空气有点稀薄,蹲在地上,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怎么都止不住,他看见路最前面的王九龙,他跟了王九龙一道,看见他拒绝了自己,但又和别人去吃饭,看见了王九龙,冷漠的背影。

             结束了,张九龄三年的单恋结束了,是的,跟所有的单恋一样,没有结果,只有倒贴。张九龄累了,她的心也死了。

              

『逢赌必输的张九龄又输了,md真不该赌自己能成,忘了,我衰神附体。』   

   『无所畏惧的王九龙怂了,九字科没怂人,忘了,我tm烫锡纸烫了。』

   

     王九龙知道张九龄喜欢自己,但他没有答应,咱也不知道,他是不喜欢,还是不得喜欢。

        

            

       

      

   

谁能给我推荐几个文啊
就是中间有点虐但是结尾是好的那种啊
中间多虐都可以
不厚道的说 其实想看虐小先生的文
对不起我不是黑粉ଘ(੭ˊᵕˋ)੭* ੈ✩

这场孟鹤堂一直被说没有眉毛
铃铛谱说的稀碎啊
还是跨年
😂😂😂😂
被小先生占了那么多便宜也没反应过来
181221
从bilibili上截得GIF 侵权的话删

孟鹤堂 多可爱一男的

啊 我死了 快亲上去啊

卑微的我(第二改版)〖良堂〗

  



                        七月的风八月的雨,卑微的我喜欢遥远的你                                ――《遥远的你》






         今天一向吝啬的北京终于下雪了,路边的树也像要掩盖什么似的被雪蒙上了。尤其是凌晨,让人害怕。“北京的天儿,阴晴不定的,跟他可真像。”孟鹤堂把手缩进袖子里心想,默默叹了一口气。忽然感觉背后一阵冷风,胆子大的孟鹤堂吓得一激灵,随后便加快了脚步向着家的方向走去了。


              回到家,把衣服换了,又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罐啤酒,孟鹤堂的记性很差,但是周围认识他的人总是开玩笑的说:“他啊,脑袋里记得点小曲,剩下的就是啤酒和周九良了”怎么哪都有他啊,孟鹤堂烦躁的就着啤酒抽了根烟,在黑漆漆的家里就只有烟的火光跳跃着,死气沉沉的,“噔楞”手机来短信了,手机的光一下刺进孟鹤堂的眼睛,孟鹤堂皱着眉,强忍着强光把手机拿起来,一看是一封短信――来自周九良的短信,“孟哥,大家说好了吃饭,您怎么先跑了?”孟鹤堂没搭理他,过了一会,来电话了 ,不用想,还是他。孟鹤堂索性关机,躺在沙发上,想起了往事。


            那时候的北京的天儿明朗的很,在三庆园里,孟鹤堂和小辫儿练着贯口:“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此时师傅进来了,把孟鹤堂叫了过去,一个小娃娃露出了脸,孟鹤堂没敢直盯着,悄悄的看他,“这个,以后就是要和你搭伙的人了”从那天起,孟鹤堂的命运就有一半不是自己的了,他们一起背贯口,一起唱太平歌词,而周九良跟孟鹤堂生活久了,感觉出来一些意思。

“孟鹤堂喜欢他”对于传统的小先生来说,这个有点接受不了。




          “九良咱俩说一辈子相声,好不好?”孟鹤堂红着脸说。

           “先生,这要看寿命。”

          “你就不能说说好话哄哄我?”

           “孟哥,咱不能这样。”

   



          后来孟鹤堂学了吉他,便叫周九良也学,可他非要对着他干,几天后找了老师学三弦,好在周九良在三弦上有天赋,这是第一件对反着他干的事,也是开端。


                等到了周九良17岁,孟鹤堂便带着他上台了,下了台,在后场,孟鹤堂看着周九良,看见他哆嗦,以为是紧张还没缓过来。便打趣他:“这台上不给你孟哥捧,下了台怎么这么活跃啊?”孟鹤堂见他没搭理他,上前看去,发现小孩脸色苍白,急急忙忙带着孩子去了医院,穷不拉搜的他又给周九良交了医药费,还照顾了他两周。后来孟鹤堂提起这事,周九良总是皱着眉说:“那可真是谢谢孟哥救了我的命了”  “我没这个意思”,看看,这孩子又跟他对着干。



          几年过去了,表演风格也更好了,在台上,孟鹤堂调侃周九良“那天人家让他去给伴个奏,好啊,用上他了,屁颠屁颠儿去了,结果,人家没来。”观众在底下哈哈大笑,周九良没有笑,但孟鹤堂笑了,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不过敢肯定的是他不是因为这个包袱。周九良没捧他,跟往常一样。



                孟鹤堂给周九良过生日,在他家装饰,还兴高采烈的给他做了饭,叫了亲朋好友来,可是知道这个事的周九良,烫头去了,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还发了照片, 师兄跟孟鹤堂说:“你就惯着他吧”  孟鹤堂没说话,拿起来手机,给孩子发了个短信“大家给你过生日,你倒是没来”,还顺道发了个微博调侃了一下自己的白用功。




          周九良在给他过生日的人微博上都回话了,唯独没有孟鹤堂,他感觉到指尖被针扎了一下,低头看,没有针也没有血,“哦,原来人在太难过的时候,会从心开始,随着血管往回抽啊,怪不得好痛。”孟鹤堂坐在台阶上抽着烟心想。




            太多太多的事从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让人心烦。





          突然,孟鹤堂从沙发上惊醒,啊,原来只是梦,可是为什么指尖这么疼啊,我不是都放弃他了吗,抽筋抽血的忘记他。烦躁的他打开了手机想看看几点,一打开,一个个的未接电话,一条条的短信,都是一个人。


        “孟哥,我们吃完饭了,你饿吗?”


    “孟,我给你带了点饭,往你那边走呢”


  “我看见路边有糖葫芦 ,我给你带来了,你最喜欢吃了。”


    “我没钥匙,我在楼门口等你。”


       这是最后的短信,是十五分钟之前发的,孟鹤堂急忙穿了衣服,就下楼了。刚一推开门,就看见周九良站着前面,头发上都是雪,看不清原来的钢丝球头发了,路灯微微的打在周九良的脸上,让近视的孟鹤堂,一时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怎么来了?”


           “想着你没吃饭,就给你送饭来了,还有糖葫芦,就是有点凉了。”


            “你别对我好,我不适应。”


                  在孟鹤堂眼里,这么平常的事,对他来说是对她好,因为他从未这样。


            “孟哥,你是不是不想和我搭档了?”


              “没有,小时候起,就定了,改不了。”


            两人半天没说话,再抬头就看见周九良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滴落在雪上打出一个个的坑。


              其实孟鹤堂有点吃惊,他顶天立地的周宝宝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孟鹤堂并没有像周九良想的那样去帮他擦掉眼泪。


           随后他便开口说

“孟哥,你从小就对我好,即使我对你这样,我第一次有人对我这样,我不知道怎么接受,我现在明白了,我们从新来,好吗?”


              孟鹤堂只是说了一句“进来吧,外面冷。”


                “你这是答应我了吗?”


                 “算是吧。”


               周九良跟着孟鹤堂回了家,一进门就看见了桌子上的啤酒罐子,“孟哥,空腹喝酒和抽烟对身体不好”,这是孟鹤堂总对周九良说的,现如今倒是让这个小孩给教训了。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呵,没什么意思。


             “孟鹤堂,你还想跟我说一辈子相声吗?”周九良板正的坐着,等待他孟哥的回答。


           “那要看咱俩谁走在谁前面了。”


             “孟哥,我……你讨厌我吗?”


          孟鹤堂拿筷子的手顿了一下。


       漠然的说:  “你也算是我带大的了,怎么可能讨厌你呢?你永远是我的周宝宝,是我的半个儿子。”


             周九良没接这个哏,倒是说了一句:“周身身旁必有良人。”  

  

       几天过后,登台了,孟鹤堂还是他,在台上买着力气,但不同的是,他旁边的搭档,也在努力的捧他,一句一捧,还配合人家抖着包袱,返场时还给观众唱歌,这可是不常有的。下了台,心情大好的他,发了个微博:“柔情似水,佳期如孟~”孟鹤堂看见了,点了个赞,但并没有评论。



             周九良出了剧场,看着外面,“孟哥,北京的天儿,变好了。”孟鹤堂抬头看,天气晴朗,树上的雪也化了,露出来本来的样子,孟鹤堂回了一句:“嗯。”孟鹤堂还是不像原来那样对他了,也不往他身上凑了,“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来。”周九良心想,脸上也露出来微笑,孟鹤堂看见他的微笑,不禁嘴角也上扬,不过没让周九良看了去。


           不过肯定的是,北京的天儿,真的变好了。

    



         

     

         

  


如果我要死去

                     

如果有一天我死去了

我希望我是自愿的

因为这是唯一我能改变自己命运的行动


我希望我是保留尸体的死去

我很怕疼

我的墓志铭什么也不要写

放两朵玫瑰是最好的

我还从未收到过玫瑰呢

真好看


当我每天起来振奋自己

每天劝自己明天是新的一天的时候

才发现以往的事总是他妈的缠着我

放不过我

而我又是一个爱翻前帐的人

自己给自己过不去

这个轮回我已经经历了很多回了


我这不是冲动之举

我只是太懦弱了

无法面对世界的一些不公

我很在意别人的眼光

我试着去改变自己

但发现我不会让每一个人都满意

不想再承受我这个年龄所不应该承受的东西了

比如金钱和人际关系


我这么做很对不起我的家人

长这么大没少让你们操心

还花了不少钱

这会是最后一次让你们难过的事了

再见了家人们

我很高兴你们曾把希望放在我身上

同时我也很惭愧



谢谢你们

我爱你们

再也不见


                                            2019-2-22